明朽锦锈

风景号,唠嗑用。存存图,看看文。

【贱虫】巴士

1)

Deathpool漫无目的地看着车窗外的荒野。

这是一辆不知驶向何方的巴士,而车上只有Deathpool一个人。哦,还有位司机。他曾试着和巴士司机交流,用尽可能温和的言语。可那位司机无脸无耳无反应。于是言语就上升到了行动。他尝试过7mm口径手枪、40mmPRG火箭筒、BUCK10军刀,甚至还有各种炸弹、攀岩绳、鱼缸、花生酱等等一切他能用来灭活他人的东西。然而可惜的是,无论他是横着切、竖着剁、下锅炸、水里煮,司机永远会在下一秒原地满血复活,双手依然紧紧握着方向盘。而巴士,没有丝毫偏离行进道路。

就和他似的。死侍将手里刀转了个方向,在肚皮上画了个圈。好耶!三个圈连成一条线!【You~are~the~champion~】啊,好寂寞啊。他究竟是哪一根神经在重新生长的时候出了错使他现在被困在这里,死活出不去。

重新站起身的Deathpool站在巴士中央环顾四周。除了一沉不变的窗外风景,他已经把所有能拆掉的凳子、扶手、甚至是天窗把手都给拆了。可他就是出不去。可恶!连一丝痕迹都无法在铁皮上留下。他很暴躁,这辆巴士的活动区域实在太小。

独自一人坐在公交车上的日子真的很难熬,虽然他能和自己脑袋里的另外几个Box交谈,但他还是觉得很寂寞。寂寞到就连最喜欢的墨西哥饼和薄饼都吃不下去了。这可是一件最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即使他感觉不到饥饿、困倦,他仍然很需要他的最爱。

而现在,他的最爱最爱最最最爱,他的true love——死亡女神也不要他了呢。

他很寂寞,独自乘坐在这片荒芜大地上行驶着的巴士。不知来路,不知归途。

“你会答应让我死吗?”他这样问道。

而在这片无人区,无人应答

2)

所以当他突然间看到车上多了一个人的时候他激动地冲上前去狠狠地抱住了对方,险些扯下对方的裤子。

他的举动成功地吓住了新来的人。蒙面紧身衣男孩死命拉着自己的裤子,试图从Deathpool手中夺回。直到新人成功从Deathpool手中夺回裤子时,那条裤子的伸缩腰带已经变得松松垮垮,欲掉不掉。

然后新人下一秒就不见了。

Deathpool失望地朝司机后脑勺上画的箭靶丢了一把飞刀,这是他新想出来的玩法。正中靶心,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这仍然改变不了任何现状。他依旧被困在这辆该死的、操【哔—】的巴士里出不去。

3)
紧身衣男子再一次出现的时候,Wade正对司机絮絮叨叨地说着自己的悲惨经历。第七次?还是第八次?不好意思,他只会数三二一。
“我叫Peter Parker。”蒙面紧身衣男子拉下面罩,露出一张看起来还是未成年的脸。

天哪!这是一个未成年!他竟然幻想出了一个未成年!Deathpool忍不住捂脸,这个男孩太年轻了,根本不符合他的审美,除了那紧俏的屁股。

“我告诉你我成年了!”男孩一把将手里的面罩仍在正想入非非、神情怪异的变态脸上。



*

Deathpool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他知道为什么他会坐上这一辆巴士。可是Spider-Man又是为何呢?

Wade很认真地思考着如果他是因为死亡女神的惩罚才来到了这里,那Petey又是因为什么?

Peter伸手摸了摸大型犬的低垂的头,安抚地说道:“我不会走,但你该走了。”他抬起Wade的头,踮脚在对方额间留下一个浅浅的吻,“你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放自己出来吧。世界需要你。”

“但你不需要我!即使这个操蛋的世界毁灭你也不需要我!你永远不需要我。”

一个很疯狂的念头浮现在他的脑海、这是他一直都想做的一件事。

Peter回来了,这很棒。Peter最终将属于自己,这更棒。谁也抢不走Peter,这最棒。

他看着Peter咬紧他自己的下嘴唇,愈发泛红的唇色就像他愈发泛红的眼睛。他想和Peter Parker现在就来上一炮。哪怕下一秒他们就要分开。

Wade死死抓住Peter的手腕,像是在汪洋中抓住救命的稻草。他将头埋在Peter脖颈旁,鼻尖不停磨蹭Peter的皮肤。湿热的鼻息喷洒在Peter愈发冰凉的皮肤。

“我想要你。”

不等Peter的回答,Wade吻上对方的唇。这是一个很深的吻。刚才被Peter自己咬得几近出血的唇在两人的撕咬时出了血,一股铁锈味在彼此的味蕾上漫延。


*
“你能成为一个好人。”

“即使我把纽约毁了?”

“即使你把纽约毁了。”

“你又在骗我。你要留下,你不愿和我一起走。”

Peter摊手,他后退两步来拉开与Deadpool的距离。“我已经无法离开这里,而你永远可以,只要你自己愿意。”

“你真的很烦,像是练瑜伽伤了腰的老妈妈,一直唠唠叨叨地要我走、要我走!”Deadpool掏了掏耳朵,装聋作哑,“我告诉你我不想走!你永远都不考虑自己,所以你永远不需要我!”

Peter张了张嘴。他只想让Wade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他可以久留的地方。他已经在中途停下脚步,但Wade不可以。他还有更远的路要走,还有更多的人要见。Peter Parker永远只是Wade Wilson人生中的风景。他不能自私。

他最终把那句“不”咽了回去。“答应我,活下去好吗?”

“如果我说不呢?”

“Jinx.”Peter说道。

Deadpool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你耍赖!”他焦虑地来回踱步,不停地挥舞双臂向Peter抗议,试图像个被男朋友欺骗的小姑娘一样尖叫、像个杀红了眼的战士一样嘶吼,甚至还学奶牛的叫声制造噪音来迫使Peter改变主意。但他最终在对方坚定的眼神下放弃。Spidey闪闪亮亮的大眼睛,这是他最难以抵抗的。

可是远方的路太长,他无法再次经历没有Peter的旅途,就像没有角的独角兽。Deathpool是个自私的人,他想和Peter在巴士的同一站下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