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朽锦锈

风景号,唠嗑用。存存图,看看文。

【夏乐】风萧萧瑟而远之

深吸一口气,人在远离闹市中心的乐府门口停下。推开厚重的木门,乐无异被空气中飞舞的年久尘埃呛地直打喷嚏。

“无异。”

打不停的喷嚏在这一声后忽得停止。乐无异停下不停驱赶灰尘的手,望着声音的来源愣了神。不是说好……他终是不等夏夷则表明来意就掀起雪色衣摆,俯首叩拜。“臣乐无异叩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坐在棋桌旁的夏夷则落子的手顿住了。“你……叫我什么?”语气里满是抑制不住的不亚于当初从母亲那里听到自己是半妖时的震惊。

“您乃一国之君,臣俯首称臣并无过错。”

“无异,你气还未歇吗?”夏夷则—当今圣上指间的黑棋悬而未决。

乐无异的额头紧紧地贴着湿润地地面,“夷则,你觉得我的气还未歇吗?”他抬起久久低下的头,不顾君臣礼节直视夏夷则。

“这无关你,也无关我。”

说罢起身离开。

手中的黑子落下,棋局终。“呵,无异啊无异。你说的对。无关你,无关我。”

自那之后夏夷则再也没有见到乐无异,只是偶尔从西域那里传来些许偃师的消息。但自偃师前往极北后,音信全无。

又是一年东风散,又是一年孤独饮。

评论